寒武纪年的兔子:

       关于《1900》的一些比较个人的阅读感想。本来想要在假期时写repo,因为想认真看几次以后再写个长评(你特么)但是因为梨佬《G先生来访》的新文,我又重新拿起《1900》。不过这次我是从最后的故事《旧日重游》开始读起的。(第一次一定要从头读起!)

        如果说我对六六老师的《Greater Good And Destiny》的印象是“预言”,那么对梨老师的《1900》的印象绝对是“记忆”。

        在读到《记忆的提取、再现和储存》里阿不思记录提取记忆的症状时我就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这是最让我不敢多次看的一章。

        这次的倒序阅读前我已经对所有的剧情有所了解,其实《1900》比起传统意义上的CP本子,它更像一个AD人生的传录。而GG在哪里呢?——他就好比心口一道旧日难愈的伤疤,也是记忆里最难提起的那一部分。他让所有记忆里美好的那部分、可怖的那部分通通杂糅在一处,难以分开剥离。对记忆动手如同对脑部做手术,关于GG的那部分在留下时如附骨之疽,时时让疼痛与羞耻感来回烙印灼烧,而剜掉的过程也同样让人出现多种并发症。

        拔除记忆的过程中,他发现“最浓烈的感情”最终也都淡去了。(这大概是我哭得最凶的地方_(:3」∠❀)_)阿不思.邓布利多聪慧冷静,严谨公正,而他的在记忆与情感里的挣扎无人知晓。一些往日里美丽的东西在他后来看来存在罪恶,也蒙上了一层羞耻的阴影。而他要做的是将其尽数拔去,以便他能叫自己的眼睛看得更加清晰。

        正如《电闪雷鸣波卡尔》里年轻的麦格无法想象阿不思的伤口在渗血时如何惨烈一般,我也不知道那该是怎样的景象,而我在看到剜掉伤口上死去的组织纤维的过程后只觉得阵痛不已。

        那是鸩毒美酒,那是附骨之疽。

       AD从未停止过审判,审判人与被审判人都是他,在此中心的他自己,审判者早已耗尽爱恋与希望,判以十字架挂于己身,被审判者刚刚将之燃作灰烬,焦灼至骨骼。过往的欢愉尽数化为讽刺,悲剧在若有若无的命运的推波助澜下结出了苦果。他被自己审判获刑,将一生背负着这罪孽,而这罪行的惩罚他将在余生里独自品尝。

        值得一提的是《旧日重游》里,年老的AD与年轻的AD于一个梦境中相遇,一个早已将过往拔除,历尽千帆,仿佛沉在最深的水底被打磨圆润的坚硬的石头,不会再为他人的假意所触动,另一个还在燃烧那个夏天的看似甜美而未知的情感。而稚嫩的那个告诉年老的自己——一些东西褪色、隐藏,但不是被消抹掉。梦境在最后戛然而止,故事走到尾声。

      (然后请大家看最后的扫码彩蛋!!!)

         你知道,过往仍然存在。谢谢诶梨老师给我一个视角窥视一个伟大巫师的大半段人生。给您我炽热的爱意√

         最后我要吹一波本子的颜值,诶梨老师是在贩卖美学√它真的真的长得非常好看!手机没能拍出它的美貌,——GGAD家的本子,天地的良心。物美价廉,绝对值得拥有!(你特么)
@塞维利亚城乡结合部 与您接个吻!

评论

热度(50)

  1. 发芽马铃薯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