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组 苏中】时间旅行者

五吨肉太郎:

这是写到目前我自己最喜欢的一篇(暴风哭泣)

伊利亚患有慢性时间错位症,常常会不受控制的穿越时空,而王耀只是个普通人,一次次与不同年龄段的伊利亚相遇,虽然阻碍重重,双方却还是不可自拔的相爱了。

灵感来自电影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设定有改动,丈夫意外身亡后还可以再次相见简直太戳心了太适合红色组了不写不是人。



正文

第一次与伊利亚相遇时,我6岁,他23岁。

我坐在秋千上百无聊赖的晃荡,小腿肚被隔壁的坏家伙踢了一脚,疼的直抽抽。这个男人就忽然凭空出现在我眼前,把我吓了一大跳,我那时候还小,对“凭空出现”这一完全不合常理的现象还没有什么概念。

没想到奇怪的男人见到我却露出一副极度惊喜的表情,像是见到了不可多得的瑰宝。

小耀?

真奇怪,从未谋面的人却可以准确叫出我的名字,他告诉我他叫伊利亚,他可以穿越时空。

穿越时空?像魔法那样?

对,像魔法那样。

我那时候没有什么防人之心,这个穿越时空的魔法师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家的住址,知道我许多秘密,他与我聊了很多,认真倾听我说话,一点都没有嫌弃一个孩子的颠来倒去与唧唧喳喳。他说等我15岁时我家隔壁会搬来一户人家,其中就有他。

真的?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男人笑了,说,我把我的围巾送给你,等你15岁时,你隔壁的新邻居脖子上会系着跟这条一模一样的围巾。

说罢他便温柔的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给我系上了,太长,我那时候很矮,围巾都会挂到地上。

我还会来找你,伊利亚说,说罢他就像破灭的肥皂泡一样,凭空消失不见了。

我望着空旷的空地,经历的一切像是一场梦。

后来我便天天把那条围巾系着,这是魔法师给我的信物,即使同学们说我是怪胎,我也不置可否。

就这样过了四年,他再也没有出现,我快要以为那天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围巾不过是自己从地上捡来的。

那天是我的十岁生日,宴席散去后我在庭院里帮家人收拾垃圾,忽然听见有人在我身后小声呼唤。

小耀。

我回过头,那个英俊的男人有着高挺的鼻梁,同我6岁时见到的一模一样。

魔法师终于来了,这一切不是我的梦。

那年我10岁,伊利亚26岁。

这围巾你一直戴着?他惊喜的看着我。

我一直戴着。

我有些怯懦的回应,这时伊利亚看到了我身后还未收拾好的派对布置。

你今天过生日?他温柔的问我。

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礼物,我很抱歉,他有些愧疚的笑了笑,但是还是祝你生日快乐。

魔法师紧紧拥抱了我。

伊利亚告诉我他无法自由控制时空穿越,这是他们家族的怪病,叫做慢性时间错位症。

魔法师的魔法是失控的。

我又得走了,26岁的小耀还在等我。伊利亚温柔的说。

26岁的我?我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他再次消失不见了。

之后又度过了漫长的五年,直到有一天我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喧闹的汽车引擎声,我循声望去,发现隔壁停了一辆搬家公司的卡车。

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我跌跌撞撞的冲出门,那辆卡车上下来一个少年,淡金色头发,鼻梁高挺,戴着一条我再熟悉不过的亚麻色围巾。

喂,我开心的叫道,15岁的伊利亚转过头看向我,眼神中却带着疏离与疑惑。

对了,他现在还不认识我。

我回到房间内拿出那条已经洗旧了的围巾,胡乱绕在自己脖子上,再次冲出门去。

伊利亚!我叫到。

我的小魔法师猛然睁大了眼睛,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我却不管不顾的扎进他的怀抱,抬头笑嘻嘻的看着对他说,我早就认识你啦。15岁的伊利亚僵硬着身体,却终究没有推开我。

两条一模一样的围巾,一条新,一条旧。后来的一切便都可以解释了。我告诉他幼时与他相见的情景,告诉他我知道他的怪病,他的眼睛越睁越大,表情却越来越柔和。

我才刚刚出现这个病症,15岁生日那天开始。伊利亚轻声告诉我。

我正式同伊利亚变成了朋友。

我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一等便是几年,我与他共同成长,相互作伴,他还是会时不时忽然消失一段时间,又带着恍惚的表情回来,他会告诉我自己的所见所闻,我便微笑着听他说,只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我。

18岁的某一天,他又像往常一样忽然消失不见,我见怪不怪的坐在原地等他回来。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伊利亚才再次出现在房间里,脸颊却涨的通红,我奇怪的问他怎么了。

他却不说话,死死的看着我,眼里亮的吓人,说,我见到未来的你了。

我也瞬间兴奋起来,赶忙问他,未来的我是什么样的?

伊利亚不回答,只粗重的喘息着,我着急的拍了拍他的背,未来的我是什么样的?!

他忽然死死按住我的脑袋,激动的亲吻上来。

我的脑子瞬间炸成了烟花。

伊利亚毫无章法的吻了我许久,我也没有想到要推开他,终于,他松开我的嘴唇,低喘着告诉我—— ——

我们是恋人。

这次轮到我有些手足无措。

他再次迫不及待的吻上我的唇,像是戳破了少年时代所有的暧昧与友情,像是获得了绝世珍宝,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

未来的我们是恋人,我们在做·爱。

这样啊,我头昏脑涨的想。

我们是恋人。

于是我们便真的成为了恋人。

23岁的某天晚餐时分,伊利亚又消失不见了,回来时脖子上那条围巾没了。

我忽然想起什么,嘴角扬起笑容,伊利亚走过来紧紧抱住我,说,你6岁时真可爱。

是啊,真可爱。

我们的恋爱生活不是没有波折,其中最大的矛盾就是有时其他年龄段的伊利亚会突然出现,当着另一个自己的面就挑衅般吻我,两个炸毛的伊利亚真的很可爱,虽然我不懂自己吃自己的醋到底有什么意义。少年伊利亚和成年伊利亚各有千秋,真的让我无从选择。

最有趣的还是某天清晨,伊利亚照旧拉着我胡闹,18岁的他便忽然出现在我们眼前。三个人尴尬的大眼瞪小眼,直到少年涨红了脸,无法接受大受刺激的逃一般飞快离开。

我和伊利亚对视一眼,双双爆发出一阵大笑,伊利亚已经从那个青葱少年成长为肌肉结实有力的男人,回想起年少时恋情开始的缘由,我却忽然红了眼眶。

哭什么。

我的爱人重新吻上我的眼睛,动作温柔缱绻,不久却跟我一样笑着流下眼泪来。



变故发生在伊利亚34岁生日那天,他循例消失不见,回来时面色却是前所未有的惨白。

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却一声不吭,不肯再提。

伊利亚明显变了,他会忽然在梦中惊醒,噩梦连连,他变得焦躁,变得嗜酒如命,明明酒喝多了会让他的病症会更加严重。

伊利亚穿越时空的次数明显变多,我同他吵过很多次,他都不肯告诉我为什么。

他总是不在,我便只好一个人过。

好在年少时的他偶尔也会出现在我面前陪陪我,那时我们如胶似漆没有任何矛盾,年少的伊利亚会温柔的同我说话,拥抱我,亲吻我,安慰我。

明明是同一个人,我却有一种偷情般的愧疚感。

那天伊利亚又开始不要命的喝酒,我终于忍无可忍,哭着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崩溃到歇斯底里,砸了许多东西,他沉默许久,酒气弥漫了整个屋子。

忽然他的眼睛变得通红,我的爱人哭了。

我活不过40岁。

他说。

我怔住了,我忽然想起,自己的确从未见过40岁以后的伊利亚的样子。

你在骗我。

我开始发抖,疯狂的摇头不肯相信这一切,伊利亚哭的像个孩子,死死抱住我不让我动弹:

我亲眼见到了。


他说他会在40岁病死,家族里得慢性时间错乱症的人大都青年早逝。

眼泪快要流干了,我无法想象伊利亚这段时间是怎么熬过去的,我恨自己对他的暴躁与不理解,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却浪费了太多在猜忌与争吵上。

我紧紧抱住他,紧紧抱住这个高大坚挺的男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

我们好好过日子,我安慰的轻拍着他的背。

我会陪你,陪你走到最后。




我们和好了,如履薄冰又疯魔一般日夜厮混在一起,像是要把所有浪费的时间都补回来。伊利亚嗜酒如命的毛病改不了了,他说酒喝多了更容易发病,他就有机会多陪陪未来的我。

原来是这样。

我趁他不在躲进房间里,心脏像被扎了一刀,又翻滚着搅的人血肉模糊,痛到我直不起身。




39岁那年,伊利亚终于还是病倒了。

明明正是如日中天的年纪,他却像被掏空了精神一般肉眼可见的虚弱起来,像快要干涸的湖泊,像逐渐锈蚀的刀刃。

我日日陪他聊天说话,这个同我相爱了半辈子的男人,弥留之际终于失去了穿越时空的能力。这反倒成全了我。我再也不用对爱人可能会随时消失而感到患得患失,我可以紧紧握住他的手陪他走到最后。

伊利亚逐渐陷入昏迷,再也说不出话来。

某一天他却忽然清醒了,轻声唤我:

小耀,小耀。

同初见时一样。

我紧紧握住他的手,吻了吻他苍白的脸颊。

他艰难的蠕动了一下嘴唇,声音几不可闻,我凑近了仔细听,他说:

“我在未来等你。”

说罢我的魔法师微笑着闭上眼睛,安静的逝去了。






我们是同性恋人,没有孩子。伊利亚离世后我便独自一人住在空旷的房间里,不悲不喜的安静活下去。

我不绝望,因为伊利亚说,他在未来等我。

伊利亚离世后第五年,天气又逐渐寒冷起来,6岁时他送我的围巾终于还是旧的不能再用了,还好他后来又买了好几条一模一样的。

我打开抽屉想把围巾拿出来戴上,亚麻色围巾的一角却不小心拖在了地上,正想弯下腰,一双修长的手却抢先帮我拾了起来,温柔的绕在我脖颈上。

同初见时一样。

我不敢回头。

我的眼泪又不争气的往下掉,肩膀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围巾都被濡湿了。

我年轻的爱人强硬的将我转过身去,紧紧抱住我,不顾我逐渐苍老的容颜,吻上我的嘴唇,擦去我的眼泪。




他先是微笑着,然后同我一起掉下泪来。




他说:



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