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耀】闻不到的味道(ABO)

水沙不浅:

我记得有人说想吃ABO是吗?


于是我扒出了两年前的脑洞来了一发。


不多说了,祝食用愉快!


——————————————————


你听过鬼故事吗?


……好吧这个问题问出口我就后悔了。


那,你在世界会议上听过鬼故事吗?


还是从费里西安诺嘴里说出来的那种。


“中////国身上为什么没有味道呢?”


“因为我天天都洗澡。”王耀对此很淡定。


“不是……”费里西安诺凑的更近了,吸了吸鼻子,“路德说你是Omega,为什么没有香味呢?”


好了,这就是那个鬼故事。


阿尔弗雷德率先拍桌而起:“你说什么!?”


王耀看向路德,后者正一脸尴尬。


费里西安诺被吓到了,抖了一下才说话:“就是……那个啊……”


亚瑟含了口茶水压惊,却在发现用了弗朗西斯的杯子后吐了对方一脸。


“卧槽……”弗朗西斯抹了把脸,“你不至于吧!”


然而没人理他。


阿尔弗雷德面色凝重,转头盯着王耀:“解释!”


王耀不动声色,转头盯着路德:“解释!”


路德:“……所以是真的吗?”


事实上这只是个意外,当费里西安诺在路德工作的时候打扰了他而发生的。


“路德,你说我们之中会有Omega吗?”


路德头也不抬:“可能有吧。”


“路德和我都是Alpha,哥哥也是Alpha……”费里西安诺趴在地上,“那你说谁可能是Omega呢?”


“呃……”路德焦头烂额,随便瞟了一眼手边文件的落款,“中////国吧。”


“……咦?”


……


“所以——”亚瑟拖长了声音,“你真的是Omega?”


王耀撑着脸:“对啊。”


他们五个人为了这个,在四个人眼里都显得很重要的爆炸性信息,专门组织召开了一次会议。


伊万凑近了点,小心地闻了闻王耀的后颈。


王耀注意到浅色的脑袋接近,思考了一下伸手推开了伊万。


“公然耍流氓是不好的,”他收回手又恢复到最开始的姿势,毫无尴尬或不自然的样子。


——看上去就像他才是Alpha一样。


阿尔弗雷德回了回神:“不对啊,你为什么这个反应?”


“在你的想象中我会是什么反应?”


“被四个Alpha围着,你应该脸红腿软,直接进入发情期,瘫在地上任我们为所欲为。”弗朗西斯脱口而出。


然后他收到了四面传来的嫌弃的眼神。


“……好吧,”弗朗西斯耸耸肩,放弃了自己的臆想,“但你至少应该极力掩饰自己的身份,然后在某一个时刻发情被撞破然后暴露,不是吗?”


“你小说看多了吧?”王耀蹙着眉,“我不会发情的。”


被推开良久的伊万说了他第一句话:“真的,一点味道也没有……你用了抑制剂?”


王耀没回答。


阿尔弗雷德摆手:“哪有这么有用的抑制剂,贴了隔离贴吧?”


说完他就探头去看王耀后颈。


“行了,”王耀捂住自己后脖子躲了两下,“没有贴。”


亚瑟仔细确认了手底下是自己的杯子,端起来喝了口茶。


弗朗西斯搓了搓头发,问了个可怕的问题:“那个……王耀,你不会是被标记过的吧……?”


“噗——”


果然他又被亚瑟喷了一脸。


弗朗西斯怒:“你丫有完没完!!!”


亚瑟狼狈地擦擦嘴,瞪了他一眼:“怎么可能!”


说完后房间安静了下来,气氛显得十分怪异。


王耀一直没吭声,此时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他想走,转身却对上了阿尔弗雷德阴郁的眼神。


“谁的?”


……


“得了吧,你们问我也没用的……”王耀坐在中间的椅子上被公开处刑,“都几千年前的事了,谁记得啊。”


“可你就这样?”亚瑟问,“不用去掉标记?”


王耀挠挠脸颊:“就算我想去也去不掉了啊,你给我把人找回来?除了我谁能活这么久?”


“唉,”弗朗西斯叹气,“倒也是,当时标记的时候他应该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吧……要知道了谁敢啊。”


被标记后留下的气息,照理说应该是那个Alpha的,可是毕竟几千年下来,时间早就淡漠了气味。


王耀如今和Beta一样,完全没有味道。


他们既不知道王耀是什么味道的,也不知道王耀的Alpha是什么味道的。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下了大雨。


这件事受到打击最深的应当是阿尔弗雷德了。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亚瑟看了眼身后唯二还没走的人,随便问了一句。


“你还好吧?”


“我能有什么事,”阿尔弗雷德淡然开口,“你快走了吧,外面都下瓢泼大盆——”


亚瑟:“……”


“……瓢泼大盆——”


亚瑟:“……”


“……倾盆大瓢——”


亚瑟:“……那个——”


“——好大的雨了!”


亚瑟:“……哦。”


亚瑟走了,留下阿尔弗雷德一个人。


和他碎掉的语言逻辑。


……


王耀撑着伞走在路上,雨滴偶尔会从伞外飘进来,他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雨伞似乎可以隔绝一切,待在这把伞下的时候,王耀难得地显露出了自己的脆弱。


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Omega一样,眉眼温柔而带着深深的眷恋。


“嘿……”王耀的轻笑散落在洒了一地的雨水中,没人听得见。


“他们都特别好奇你是谁。”


路过的汽车飞速转动的轮胎卷起飞溅的水滴,打湿了王耀裤脚。


“他们在想什么我知道,我说我不记得了。”


“不过,你说,你的标记还洗得掉不?”


“你要是还在的话……”


鲜色的灯光被水晕得有点模糊,浸透在视野里。


绿灯亮了,他笑了下,抬脚向前走去。


一步一涟漪。


“大秦?”

评论

热度(1332)